溟水三千

招人

可能接下来要找人联文。
因为我还是学生党,更新可能更慢。
有意者可以联系我,大家一起写文。


03.
街上没什么人,本地人都不会在这时候出门。雾气很浓,但还没有到那种看不清路的程度。

关根用灰蓝色围巾把自己的脖颈围起来,围巾很长,也很宽,足够遮住半张脸。他把冻的发红的鼻尖埋进围巾里,柔软的触感让他不自觉的蹭了蹭。
沉默的前进,路上的人们大多行色匆匆,这种天气,呆在家里最合适不过。街角哪户人家正在做饭,露优特有的香气飘出,让他顿了一下,旋即加快了步子,拐向另一条街。

一阵风刮过,他裹紧大衣。天很冷,他穿的不多,倒不是想装逼,只是不很习惯穿的太臃肿。吸进肺部的氧气似乎凉过头,呼吸都成了种折磨,冷意渗进血液里,知觉渐渐麻木,连带着神志也变得恍惚。

这个场景异常熟悉,上次有这种感受,是在什么时候?

他记不清了。

有人在他耳边唱歌........人很多,有橙色的光晃来晃去.......歌很好听,唱的是什么不知道,只大概记得几句:
“孤独者/孤独者/你不能涉过春天的河/不会哦/不能哦/冬天使万物麻木/严寒使海洋畏缩/但却熄灭不了炉火/熄灭不了爱/熄灭不了那些热尘中的歌/”
那时候也很冷,但他心里很暖,他在笑,脸红红的......大家都在笑......笑什么呢.......唱歌的人是谁.......手指纤长的男孩抱着吉他........表情淡漠眼睛却在笑的男孩.......

他刹住了脚步,但没止住回忆。

关根深吸一口气,继续前进。他想跳过这些想些别的,那张脸一直却在脑海里浮现,挥之不去。

他嘲讽的勾起嘴角。

骗过所有人,装作无所谓。
差一点连自己都信了。

不需要什么夜深人静,梦醒时分,人群中的某个背影,耳机中的某个声线,一段钢琴,一本书,甚至某个瞬间,他都会想起那人。

自欺欺人,终是瞒不过心。

思绪百转千回,双脚自发行动。等他从记忆里堪堪抽身,人已经坐在一家酒吧吧台前。
“师兄!来这么早?”吧台里一个年轻人招呼道。从长相来看是典型的中国人,不过17、18的样子,一身招待服,手里还在擦拭玻璃杯。
关根点点头算回应,然后懒洋洋开口道:“小万子。”
“大人有什么吩咐?”
“一杯苏打威士忌,热的。”
“喳~不过我说,师兄你又空腹喝酒,这样对胃不好,我看外面有卖面包的,要不.......”

后半句话因为关根看过来的一眼给憋回去了。
苏万一边热酒一边嘀咕:为啥我的师父和师兄都是神经病.........而且都那么不好惹。

的确不好惹。
起码苏万是见过一群酒鬼在酒吧闹事,自己手忙脚乱劝架,关根把调酒器一放,淡定的挽起袖子,解开领口,单手从吧台里翻了出去,顺手抄起一把椅子,把那些酒鬼们揍得鬼哭狼嚎,满地找牙的样子。

简直帅爆了有木有,自己就是个瓜怂......

现场一片混乱,关根从地上捡起一根烟,点燃后吸了一口,头都不带抬,对那群鼻青脸肿的人说:“Payer pour votre vin.”(把酒钱付了)
而自己师父笑嘻嘻的收完钱,又贱兮兮的推了推自己的墨镜:“Par ailleurs, la chaise de l'argent perdu.”(顺便把椅子的钱也赔了啊)
最后还来了句“Se félicite de la prochaine fois.”(欢迎下次再来呀亲~)

........他看到那个领头大汉都快哭了。

“苏打少点。”
“的咧!”

还是好好调酒吧。。。

02.

没有时间了。”

他猛地惊醒。

天还没亮。

盯着天花板,他眨了两下眼,视线逐渐清晰起来。
那个梦......

缓缓支起身体,他习惯性的掂了根烟,从枕头下摸出打火机。
“咔哒。”
黑暗中,一点红。随着呼吸的节奏,一明一暗。

时间还早。

他吐出一口气,夹着烟下了床。轻车熟路走到窗边,看向外面。

一月份,法国南部,马赛旧港。
这里是马赛最繁华的地方,平日里吵吵嚷嚷,游客众多,但基本上不会有人选择在冬季来这儿。

左拐右拐,避开高楼大厦,来到几处旧楼区。长时间的风吹日晒,使楼房的表面浊迹斑斑,看上去极其狰狞,没有一点马赛城区的繁华。

一家同样简陋污浊的旅馆的六楼,窗边的男人看到天际略微泛白,在窗台上掐灭烟屁股,又重新点了一根,顺便推开了窗户。

冷空气携着海水特有的腥气袭进,冲散了屋内混浊的空气。
他眯起眼,给自己披上一件外套,继续望着街道,目不斜视。
呼出的大团灰色烟雾,在空中还未成形便消散在空气中,无迹可寻。

黎明,窗边,男人,烟。
这副场景,如果有幸被定格下来,必定是一张独特的肖像照。即使是再蹩脚不过的摄影师不经意的一拍,他烂到家的技术也挡不住这种特殊魅力。
如同乌云遮不住皎月,浓墨掩不住重彩。

可惜当事者自己并不知情。

天色已经大亮,窗外是雾茫茫的一片,依旧可以照亮整间屋子。
房间相当小,几件家具挤在一起,转身都是个麻烦事。一张床上被子和衣物混在一起,一张圆桌上摆满杂七杂八的东西,软座椅上堆着几本笔记本,最上方摆着一台相机,衣架无处安放,被可怜兮兮的塞在门后。
没有一件家具不是破烂的、肮脏的,上面泛着油腻的光泽,墙壁早成了黄灰色,有好几处崩裂。
一家低档的小旅店,或许还是间次等房。

不知道抽完了第几根烟,窗台上一堆烟头,他又伸手去摸烟盒,却只从里面抖出了空气,和一点残渣。
“啧”了一下,他随手将空盒攥成一团,扔在桌上,不情愿的停下了持续一个早晨的慢性自杀运动。

“关!关!你起床了吗?!”
门突然被敲响,用敲这个字来形容未免太过礼貌,门外的人明显是在砸门,配合着大嗓门,如果忽略说话内容,不知道的可能以为是在捉奸。

被称为“关”的男人也是这么想,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他两步走到门口,一下拉开了门,同时快速退了两步。
兴高采烈砸门的人没想到会来这么一出,没收住力,维持着兴奋的表情狠狠摔了个狗啃泥。

“啊......我的朋友......早上好......”
“早上好,安德烈亚,”关根双手抱臂,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下次不要这样敲门。”否则你会摔得比这次更惨。
“嘿嘿......关!我们去吃饭吧!”年轻的法国小伙安德烈亚从地上爬起,挠了挠自己金色的卷发,随即想起自己的初衷,“我知道有家餐厅的普罗旺斯汤非常好喝!”
“......不了,我还有事。”男人沉吟了一下,侧身从床上拿起背包,翻出一件高领毛衣,他刚撩起单衣下摆,目光就对上了眼巴巴看着他的安德。

关根:........
安德烈亚:“哈哈哈哈关那我就先走了今天晚上老地方见啊记得打电话给我啊.......”

看着小孩跑远的背影,他无奈的笑了笑。
这孩子可能有点抖m倾向吧.......话说法国人都这样吗?

——————————
三千:其实人家安德只是喜欢你啦。。。
安德:(羞涩捂脸)
关根:???
小哥:(默默擦刀)

人间失格

瞎写,不喜勿喷。

00.
我看到那张照片,是很久以前了。
黑白像,从角度来看明显是偷拍,拍照的手法极为粗鄙,像是第一次拿起相机的小孩子随手乱拍的。
但却让人有种莫名的心惊。
可以说,至今为止,我从未见过那样的照片。

01.
准确来说,是从未见过那样的人。
那是个男人,单看长相说他是男孩也不为过,像是个还在上学的大学生,俊秀帅气,是那种没有丝毫女气的俊秀。
但只能说他像,但凡看到他那一双眼,所有虚幻的假象都被打破,任何到了嘴边夸赞他年轻帅气的话都会被咽下去,化为腹腔里的一股胀气,不上不下,让人心生不快。

那实在不是一双属于年轻人的眼。

照片只照了他的上半身和身后的半个书架,他靠在窗边,头部上方的墙壁有两处崩裂,在光线下成为两片模糊灰影。微微侧着头,苍白的脸色,蓬松的头发,发梢处是透明的,刘海略长,右鬓的头发盖住了耳朵,只露出点耳尖,黑白分明,倒是勾起了观者的一点心思。
左手手肘支在窗台,宽松的袖口因为重力滑下来,能看到一小节手臂,颜色同样白,有一道道暗影打在上面,再仔细看,是一道道伤疤,交错纵横,由于光线和距离,只能看个大概。食指中指间夹着半截烟,指尖略透明。有星星点点的烟灰飘在半空无人理会,白烟在空中勾勒出复杂神秘的线条,仿佛在诉说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的小半张脸似是融在了光影和烟气中,模模糊糊看不真切。脸上没什么明显的神情,只能在眉端眼角间,堪堪能窥见一些倦意,同样模糊,同样看不清。

那双眼睛,最让我心惊。

微微眯着,明明是最温和的线条,却生生让人看出了锐利和锋芒。窗外的白光投过来,他眼中有了细碎的光,借着光,我看到了他的情绪。狠辣,算计,猜疑,杀意......各种负面的情绪交缠在一起,最终只剩下沧桑。
没有一个词,一句话能准确的形容。
只有沧桑,看不穿,摸不透的那种沧桑。

清俊的长相和沧桑的气质,揉杂在一起,透出另一股更加吸引人的味道,让人挪不开眼。

而我看出了一种决绝,一种近似疯狂的决绝。

像是笼中困兽,在暗暗蓄力,给敌人最后一击的同时也将流尽自己最后一滴血。

以命相搏,毫不留情。

不论是自己,亦或是他人。

In my dream,children sing,
在我梦中,孩子们在唱歌,
A song of love for every boy and girl,
为所有人吟唱着一首爱的歌,
The sky is blue and fields are green,
蓝天碧草,
And laughter is the language of the world,
笑声是世界通用的语言.

Then i wake and all i see,
然而当我醒来的时候却发现,
Is a world full of people in need,
世界上到处是需要帮助的人,
Tell me why (why) does it have to be like this?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真的只能是这样吗?
Tell me why (why) is there something i have missed?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是不是我错过了什么?
Tell me why (why) cos i don’t understand,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因为我实在是无法理解,
When so many need somebody,
有那么多需要帮助的人,
We don’t give a helping hand Tell me why?
我们却不伸出援助之手 告诉我为什么,

Everyday i ask myself,
每天我都在问自己,
What will i have to do to be a man?
做为一个人我该做些什么,
Do i have to stand and fight,
我是不是要站起来抗争,
To prove to everybody who i am?
向所有人证明我的价值?
Is that what my life is for
而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的一生,
To waste in a world full of war?
就将耗费在这满是战争的世界?

Tell me why (why) does it have to be like this?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真的只能是这样吗?
Tell me why (why) is there something i have missed?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是不是我错过了什么?Tell me why (why) cos i don’t understand,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因为我实在是无法理解,

When so many need somebody,
有那么多需要帮助的人,
We don’t give a helping hand Tell me why?
我们却不伸出援助之手,
(children)tell me why?(declan)tell me why?
告诉我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告诉我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children)tell me why?(declan)tell me why?
告诉我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告诉我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together) just tell me why, why, why?
仅仅告诉我为什么!
Tell me why (why) does it have to be like this?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真的只能是这样吗?
Tell me why (why) is there something i have missed?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有什么我错过了?

Tell me why (why) cos i don’t understand,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因为我实在是无法理解,
When so many need somebody,
有那么多需要帮助的人,
We don’t give a helping hand,
我们不伸出援助之手,

Tell me why (why,why,does the tiger run),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老虎也要逃跑),Tell me why(why why do we shoot the gun),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让子弹射出枪膛),
Tell me why (why,why do we never learn),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从来不吸取教训),
Can someone tell us why we let the forest burn?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烧毁森林,
(why,why do we say we care),(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光说我们在乎),
Tell me why(why,why do we stand and stare),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只是站着旁观),
Tell me why(why,why do the dolphins cry),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海豚在哭泣),
Can some one tell us why we let the ocean die?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让海洋死去,
(why,why if we’re all the same),
(为什么,为什么,如果我们大家是一样的),
Tell me why(why,why do we pass the blame),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却在互相谴责),
Tell me why (why,why does it never end),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些永无休止),Can some one tell us why we cannot just be friends?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不能友好相处,

Why,why,(do we close our eyes),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闭上了我们的眼睛),Why,why,(do the greedy life),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让生命满是贪婪),
Why,why,(do we fight for land),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为了家园而争斗),
Can someone tell us why 'cos we don't understand?
谁能告诉我因为我们实在无法理解?
Why,why?!
为什么,为什么?

来自一个深井冰的情书

@孤舟闲行     这里是溟水三千,第一次写长评,如果有言辞过激,请多多包涵⊙▽⊙(哎呀人家的第一次给了太太,好娇羞呦~)(咳咳,涂掉涂掉,像什么样子)

给孤舟闲行:
 
      我萌瓶邪圈的时间绝对谈不上长,只能往短了说。恰好3年,15年开始萌上的。
      原因至今还记得很清楚,七月份的暑假,一个太阳明媚到能让人脱皮的程度,我和小R走在街上。偶尔经过书店时,她看到正对着门的架子上摆着《盗笔》一系列书,就开始给我安利起了瓶邪这一对。
      说实在的,我以前是个傻黑甜,整天做梦梦到有一个白马王子来接我,然后一起回家生斑马色的包子。。。(看看现在放荡不羁的我,简直不堪回首)我听完小R讲完之后哎呀那个不可思议啊那个好奇满满啊,于是我当场抛弃了她,窝在书店看完了全部。
       开头不是很吸引人,但越到后来我越发觉得有些书是不能轻易翻开的,因为。。。它有坑,还不止一个,而且你必须往下跳,尽管没人逼你,但在这个惊天巨坑的下面究竟埋了些什么,一扇门,一段情,或是一颗心?我不知道,但我想知道。这种无端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结合之后的发展,它应该被称作叛逆。
        于是乎,我的叛逆期在比其他同龄人晚了不止一步的时候,轰轰烈烈的爆发了。碰的一声,我成了爆米花。
         当然不是说我是玉米,也许红薯更合适,当然更不是烤地瓜,因为我总是把它烤糊。。。不不不这些都不是重点,这篇文章的中心是什么?我现在要回归主题了。

        如果我是玉米,那么这些大大们们就是微波炉,那么孤舟大大就是最合口味的一个,因为她在烤玉米的同时加了奶油。。。(假鸡扒乱说)
        从《戒断》开始被吸引,到一些杂碎的小练习,一点点的,我在心中勾勒出大大内心里他们的模样,在一些细节方面,我和大大的想法可能基本一致,然后我关注了大大,时间很短,但不草率。
        太太的作品基本偏向日常风,文笔间是俗世红尘的味道,如果一定要形容,是尘埃的味道。小哥不再脱离尘世,缥缈不定,因为他有所欲。太太文中最吸引人的,是吴邪。他是活的,所以我抓不住他,看不清也品不透他。太太笔下的小吴总能让人一秒心疼,给人一种他这么好,怎么会这样的感觉。
        最喜欢的还是《戒断》。作为一个戒过烟却失败的人(在此请忽略我的年龄),戒断这个词一出现,我就有了“这个故事啊不简单”的感觉。我这人莫名其妙经常会出现一些感觉,叫做直觉。相较于理智,有时候还是直觉更准确。这一次的确如此,《戒断》是一部无论是从文字艺术感上还是从感情色彩的丰满度来说都值得反复读的文。
        我年龄有限,社会阅历也有限。说不出我想要的也做不到我想做的,对于身边的人,事,生活,或许有时得过且过,无所事事,但我希望更多的时候能做些有意义的事。像大大一样写好文章我还达不到要求,所以这篇情书的目的不仅仅只是表达一下我对你的喜欢,更多的是希望你一直这样下去的美好祝愿。
        谢谢你的好文章,谢谢你喜欢他们,也谢谢我自己看见了你。这份缘分,我会好好珍惜。
        加油^0^~
   
         至此
                                                                        来自 溟水三千